机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机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留守儿童调查被生母乱刀砍梦中喊妈杀我组图物流

发布时间:2019-11-29 15:22:14 阅读: 来源:机芯厂家

留守儿童调查:被生母乱刀砍 梦中喊:妈杀我(组图)

记者调查北京多家小学的数百名孩子,发现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成为家暴的“重灾区”,儿童受家暴存在难察觉、难介入、难干预的困境,亟待专门立法完善…

5月31日,北京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幽深的走廊内的孩子。记者调查北京多所打工子弟学校学生,不少孩子在家里经常挨打,甚至是被棍棒皮鞭惩罚。 记者 周岗峰

11岁的小正印被母亲砍得遍体鳞伤,目前仍在医院接受治疗。

5月26日,北京丰台青塔春园,2岁和6岁的女童被砍死在家中,疑犯为孩子的母亲。附近居民称,该户人家长期存在家庭暴力。

5月29日,江西都昌,一名8岁男童被亲生母亲用菜刀乱砍,头部、脸部等部位共缝合800多针。事发后,男童母亲被警方控制。

5月31日,广东东莞,3岁男童因母亲两次殴打后,经抢救无效死亡。医院接诊记录显示,头部、胸部、腹部、下肢均有明显瘀伤。警方将该案定性为“虐待儿童案”。

今年的儿童节期间,家暴儿童再次引起社会关注。

近期,本报记者调查北京多家小学的数百名孩子,发现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成为家暴的“重灾区”,儿童受家暴存在难察觉、难介入、难干预的困境,亟待专门立法完善。

病房,深夜。

梦境中,明晃晃的砍刀让不满11岁的小正印(化名)不停哆嗦。

“爸爸,救我。”被吓醒的小正印大喊:“妈妈打我,妈妈杀我,爸爸救我,救我啊!”

朱佳文很想抱紧儿子,但儿子身上遍布的伤口拦住了他。

解放军304医院内,住院治疗的小正印,头部和双手布满100多道伤口。

4月初的一天夜里,母亲挥刀砍向熟睡的小正印和13岁的哥哥,此前不时挂在嘴边的“我要杀了你们两个崽”成为了现实。

哥哥失血过多丧命,小正印死里逃生。

搁置的危险

“我要杀了两个崽”

看着儿子,朱佳文自责不已,悲剧原本可避免。

重庆梁平县的一个小村庄,常年出门打工的朱佳文一年最多回家3次。妻子留守在家,一边带孩子,一边种庄稼。

平常的电话中,活泼的两个儿子偶尔会跟他讲,“妈妈打我们。”

不满意留守生活的妻子情绪失控时,也会对着电话跟朱佳文喊“我要杀了两个崽”。

朱佳文回家时,也经常看到妻子“修理”两个调皮的孩子,有时是因去水塘玩、有时是因没按时回家、有时干脆不需要什么理由。

“孩子嘛,敲打一下也正常。”那时候,朱佳文觉得一切没什么不妥。

妻子性格孤僻,不愿与周围的人来往。年前,朱佳文带妻子做过精神鉴定,曾被诊断有幻想症,这也并未让他联想到孩子的经常被打,直到悲剧发生。

一个月之后的5月6日,山西平顺县再发惨案,一名5岁半女童被后母虐待致死,离世时“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”。

悲剧接连上演,人们疑惑:悲剧发生前,真的没有方法保护受家暴的孩子们吗?

“尴尬的现状是,除非重伤或致死,侵害儿童才会被追究刑责。”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,“目前没有预防悲剧的应有机制。”

2011年,佟丽华和他的同事针对6年间338起儿童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进行调研统计,撰写了《儿童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调查分析与研究报告》。

报告提及,儿童没有能力保护自己,其他人也多认为管教孩子是家庭内部事务,通常不会主动报案,因此儿童家庭暴力更具隐蔽性,儿童受家暴存在难察觉、难介入、难干预的困境。

危险常被搁置,悲剧时有发生。

普遍的挨打

“用棍棒皮鞭惩罚”

法律对家暴的定义为,是指行为人以殴打、捆绑、残害、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,给其家庭成员的身体、精神等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行为。

近日,记者对北京一家打工子弟学校三至六年级的孩子进行问卷调查。200份有效问卷中,仅有一名孩子“从没挨过打”,13名孩子“经常挨打,严重时父母会用棍棒、皮鞭责罚”。

在北京一家公立学校进行的问卷调查,60名孩子中“从没挨过打”的超过四分之一,但也有两个孩子“经常挨打”。

孩子们挨打的原因五花八门,除去贪玩、成绩不好等常见“罪状”,“偷看爸爸的手机报”、“吃饭声音大”、“吵醒妈妈睡觉”都成挨打的理由。

《儿童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调查分析与研究报告》指出,生活地点、父母结构发生变化的家庭更易发生针对儿童的家庭暴力,53.34%的案件发生在此类家庭中。相较于稳定、健全的家庭,单亲、继亲家庭以及流动、留守儿童更容易成为家庭暴力受害者。

不管是打工子弟学校还是公办学校的孩子,对于“父母打你时你会如何处理”,没有一人选择“向他人求助”,都集中在“不能跑,跑了打得更狠”和“忍着,等父母情绪平息”。

12岁的王吉(化名)是一名打工子弟学校的学生,毫不犹豫地在问卷上选择了“经常挨打”。来北京6年,王吉换了3个学校,转学的理由均是“经常打架,跟同学处不下去”。

“我爸打我,同学盯着我的伤口看,我就揍他(同学)。”最狠的一次,他用拳头打破了同学的下颚,“血顺着下巴流,脖子上都是。”王吉平静地说。

北京红枫心理咨询中心反家暴项目负责人侯志明称,家庭暴力会导致孩子严重的心理问题,离家出走、打架、自闭、厌学甚至厌世,“最亲的父母都不相信,还能相信谁。”

家暴的理由

孩子不打不成器?

关注北京流动家庭子女教育问题,是红枫心理咨询中心一个项目,5年多来走访了10余所打工子弟学校的上千名孩子。

“凡是问题学生,无一例外的都是常挨父母打的。”侯志明说,这些孩子或是逃学打架,或是性格自闭。

12岁的女童嘉嘉(化名),是侯志明和助手刘富芝近期辅导的一个打工子弟学校的孩子。侯志明记得第一次见嘉嘉时,“双手抱在胸前,脑袋扎得很低,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。”

一次辅导中,侯志明让嘉嘉画一幅自画像,嘉嘉把自己的头画得很小很小,“孩子一直被打骂,总觉得自己犯错误,没有自我意识。”

吕家营一片住宅楼旁加盖的20平米的平房内,住着嘉嘉一家五口。父亲每天去建筑工地打工,母亲负责照顾嘉嘉姐弟三个。

嘉嘉说经常挨母亲打。对此母亲并不否认。

在这个家庭打孩子是被无限允许,工具可能是母亲粗壮的大手,可能是松动的凳子腿儿,或者随手抓起的皮带。

最近的一次挨打,是因楼上的孩子欺负5岁的弟弟,嘉嘉想为弟弟出头。母亲跟她说,“人家是住楼房的,我们是住平房的,别惹事。”

嘉嘉喊着“住楼房的也不能随便欺负人”冲出家门,结果被母亲一把拽回挨了一顿狠揍。

“她犟嘴、不听话,我不修理她怎么办?”嘉嘉的母亲说,在老家大人打孩子很正常,孩子就得服从大人,“我也是从小被打出来的,不打长不大”。

嘉嘉母亲说,“她爸天天去建筑工地,我每天拉扯他们仨,他们有不开心可以哭喊,我能吗?”

这名被生活压迫满心怒气的母亲,除了打骂孩子,没有其他方法保证自己的权威,稍有不从的嘉嘉就成了母亲转移压力的最好对象。

“更可怕的是人们的观念。”侯志明说,家暴妇女中起码有一个基本的共识“打人就是不对”。但对孩子来说,“不打不成器”、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的传统观念让很多人觉得打孩子存在某种所谓的“正当性”。同时,家暴儿童中存在难以拿捏的“尺度”,家长坚持认为打骂孩子是“天赋权利”,适当的打骂能让孩子长记性,“但是什么是适当,没有人知道。”

5月26日,刘富芝第四次来到嘉嘉家里,这一次“嘉嘉不再紧抱双臂”。

母亲也承认,经过四个礼拜的辅导,“孩子不那么轴了。”当着刘富芝的面,母亲承诺以后会少打孩子,多跟孩子沟通。

趴在桌子上做功课的嘉嘉,背对着两人,没有回头说了句“我才不信”。

尴尬的外力

“家务事”别人不好管

提到17岁的张江(化名),71岁的于秀华一声叹息。

在打工者聚居的石景山区,退休后的于秀华和几个老姐妹一道义务辅导小区内的流动儿童。

12年的时间里,于秀华看着张江由儿童长成少年。但于秀华感觉,那个小时候会把自己心爱的小人书送给于奶奶的张江,“离自己越来越远。”

生活在复杂的重组家庭,暴力像驱散不开的阴云,笼罩着张江全部的少年时光。

于秀华结识张江的时候,他还不到6岁。那时,于秀华从他家楼下走过,常能听到窗户里传来张江的哭喊,还有一声声“啪啪”抽打的闷响。

皮带沾上凉水,抽打在身上;擀面杖高高扬起,重重落下;脑袋被砸破,血流了满脸……

还有一旁嘶吼的父亲,“你怎么不去死。”

“他要是想打你,总是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。”如今说起被父亲打,张江轻描淡写,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。

施暴的还有继母,张江回忆一次冲洗垃圾桶时,水不小心喷溅到继母裙子上,继母抄起墩布,密集地抡打在他身上。

成长的年月,张江不止一次对于秀华说,“我要宰了他们。”他还跟同伴约定过自杀,不过最终因为同伴的胆怯作罢。

“不要粗暴。”于秀华跟张江父亲说过无数次,管教孩子需要耐心。每一次,张江父亲总会不耐烦地挥手,而对张江的打骂,一直没有停歇。

家长的不配合没让于秀华灰心,她期望学校能帮忙介入。

她去找过张江学校的一位老师,在楼下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,老师下楼后听说要了解张江的情况,扭头就离去了。

“老师们知道张江父亲经常打他,根本不管,”学校的冷漠让于秀华心寒。

记者调查中,北京多家打工子弟学校的老师坦言,就算知道有学生经常遭家长打骂,他们一般也不会过多说服家长,“说多了人家烦,人家会说孩子是我的,我愿意怎么管就怎么管”。老师们只能多劝被打的孩子“父母打你是为你好”,尽量不让孩子留心结。

6月3日,丰台青塔春园小区,楼道内依稀可见的血迹,提醒着人们数天前两个幼儿被家长打死的惨剧。小区居民称,孩子的父母是福建人,在京做海鲜生意,“听说在家里常动手。”

成都货运公司

拉萨小车托运

乌鲁木齐私家车托运公司

成都货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