机芯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机芯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桂林月柿滞销背后的困境与突围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8 05:50:03 阅读: 来源:机芯厂家

桂林月柿滞销背后的困境与突围

月柿连年滞销,果农、政府压力山大。

近段时间,不断有群众反映恭城、平乐月柿滞销的问题。

近日,记者从平乐县二塘镇驱车去往恭城瑶族自治县莲花镇,沿途看到满山遍野都是柿子树,大部分树叶掉落后,金黄色的柿子挂满枝头。放眼望去,整个山坡都是金黄一片,硕果累累,一派丰收的景象。而事实上,这些成熟已久的月柿是因为销售价格太低,果农不愿采摘而仍然留在枝头上。

12月14日至15日,记者先后采访了恭城、平乐的农业及水果流通相关部门负责人和农户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月柿品相好的,每斤收购价六七毛钱,价钱虽然这么低,却仍然没有多少客商前来收购。

据了解,桂林的月柿种植主要分布在恭城、平乐两县(自治县),总面积达到40万亩。粗略估计,今年两县滞销的月柿面积将近15万亩。

按照往年惯例,月柿采摘和柿饼加工制作一般从10月下旬开始,前后持续40天左右。到11月末,基本就是柿子采摘和柿饼制作的尾声了。

然而,如今已到12月中下旬,却仍然还有这么多柿子没有采摘,着实让人担忧。

近些年来,农产品滞销的情况十分普遍,像南方的柑橘、香蕉,北方的大枣、苹果等等。具体到桂林本地来说,去年罗汉果,前年金桔、柚子等都曾出现过多多少少滞销的情况。仅就月柿而言,早在2011年的12月初,本报就刊发了恭城、平乐月柿滞销的报道:柿子大丰收,但市场销售疲软,特别是脆柿,价钱和销量比往年下降一半以上,而且到10月底基本就卖不动了。

到了2015年,由于持续的阴雨,月柿再次受灾,除了各大媒体的报道,央视新闻的官方微博也帮桂林发出呐喊:急转帮帮农民!柿子四毛钱一斤卖不掉,一年的辛苦打水漂!微博说广西桂林洪涝灾害严重,连日阴雨,让当地果农辛苦一年种得的几十万斤柿子再也晒不成柿饼,只能变成卖鲜果。然而,他们辛苦寻求买主,也只能以4毛钱一斤的价格卖出一小部分……眼睁睁看着柿子慢慢烂在树上,果农心痛不已!帮帮他们!转!

记者通过深入了解发现,近些年来月柿滞销的原因无非是丰产、天气不好、人力不足、市场行情不好等原因。而滞销问题出现后,当地政府方面也曾想方设法,多管齐下,促进农产品销售,对农产品进行深加工消化一些产量,如:开发柿子系列加工产品,比如柿子酒、柿子醋和柿子沙拉等等。

然而,近些年来,桂林40万亩月柿产业格局并没有从根本上发生多少变化,果品滞销的情况反而越来越频繁地出现,问题到底出在哪?

月柿产业曾一度辉煌,随后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失去了竞争力

去年7月,记者收到一位名叫杨长林的读者来信,他对恭城平乐两地月柿发展非常有见地。信中通过梳理恭城、平乐两地月柿发展的历史和变革,认为广西的月柿产业近几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逐渐失去了竞争力。近些年来,一有月柿鲜果、柿饼售价低迷,果农减产减收或者增产增收的情况,人们大多归因于市场或者天气等等。这是与事实不符的。他讲述了恭城、平乐月柿种植的历史:

世界上的柿子分甜柿和涩柿两大类。甜柿即在树上能自然脱涩,鲜果采摘下来即可以食用,没有涩味,且脆甜可口;涩柿即鲜果从树上采下来因为有涩味,必须经过加工处理除去涩味后,才可食用。恭城、平乐一带的月柿大多属于涩柿类。

恭城、平乐的月柿种植历史悠久,柿果历来晒制柿饼后出售,鲜果是没有人要的。

解放后,柿饼都是由外贸部门来收购的。上世纪70年代初,国家物价部门把柿饼归于木本粮来定价。由于收购价格太低,当时恭城平乐两县的各生产队认为柿饼的经济效益太差,纷纷把月柿树砍去,改种其他作物。如恭城到了1980年,只剩下16880棵柿子树(注:按每亩33棵计,约511亩),总产822.5吨柿果。

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,农村实行大包干分户经营后,国家把柿饼价格放开并允许个体商贩经营,开始有广东的果商到恭城莲花镇收购柿饼和鲜果。这引起月柿的价格上涨,当地的农民尝到了甜头,引起恭城平乐两县的农民重新种植月柿的热情。紧接着,当地有人从广东学会了用新工艺加工处理柿果的技术,使之成为软甜柿,以便于更好地销售和食用,月柿的销量大增。莲花镇附近一些有能力的农户和工商业主纷纷开办作坊,请帮工大规模对月柿鲜果进行加工后出售,使得月柿种植户的收入增加很快。

以莲花镇为种植核心的月柿发展和交易引起了当时恭城领导的关注。县里开始给各乡镇下达任务,大力发展月柿种植,月柿的种植面积逐年扩大。

到了2004年,莲花镇有人*购进柿子除涩保鲜剂搭配在鲜柿真空包装里进行销售,除涩效果很好,随后引起众人效仿,月柿的销量进一步增加。

由于莲花镇种植的月柿声名远播,每年8月下旬,广东、河南、上海、辽宁等全国多个省市的果商就陆续到达莲花,在莲花街和附近的势江村租赁场地,收购和加工月柿。一时间,这样的收购点在整个恭城有200多家,仅莲花镇附近就有100多家。

这样繁荣的情景,导致恭城、平乐两县的月柿种植面积持续扩大。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,经过30多年的发展,如今两县的月柿种植面积达到40万亩,成为广西乃至全国月柿连片种植面积*的地区之一。以恭城为例,椪柑曾是当地*主要的经济作物;在2010年前后,月柿的种植面积*终超过椪柑,成为该县的*大水果产业。然而,随着种植面积的不断扩大,月柿的价格却日渐下滑。特别是近几年来,每斤柿果的价格仅几毛钱。

记者在恭城采访了解到,杨长林曾任该县农业局局长,毕业于广西农业学校,一辈子在基层从事农技推广和服务工作,有深厚的群众基础和基层工作经验。他给记者的信件中所讲述的月柿发展情况,令人信服。

可惜的是,杨长林给记者写这封信后不久就去世了。

月柿价贱导致果农弃管,果品品质下降,市场认可度降低

位于恭城莲花镇的红岩村,是整个恭城乃至桂林*为有名的新农村建设示范点。这个时节,从莲花镇去红岩村的一路上,可以说是万山红遍,一个个柿子像红灯笼挂在树上,煞是好看。

这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,感受到丰收的喜悦,特别是对来红岩村旅游参观的人。其实,如今种柿子,农民基本不挣什么钱。莲花镇的一个村委副主任夏志广说起这些话,很是有些无奈。

按照夏志广的解释,丰产期的月柿园,每亩产柿果6000到8000斤,商品果只有70%;2010年以来,鲜柿每斤售价不到七八毛钱,除去成本,每亩月柿的收益也就两三千块钱;而柿饼每斤价格也就3块钱左右。这样,农民忙活一年种1亩月柿,不如打一个月工。

跟桂林大多数地方一样,莲花村也是人多地少,人均基本一亩地,每户人家种月柿三四亩,夏志广除了种自己的地,还租了一些地种,在当地算是种植面积大的了。我共种了6亩月柿,年收入基本就是两万块左右,算下来基本够孩子一年读大学的花销。夏志广说。

夏志广说,月柿摘下来不仅卖不上价钱,也没有人收购,现在仍挂在树上的月柿,基本没有人去摘了。

夏志广说:种月柿不得钱,所以青年人都外出打工去了,从前种的月柿也基本没有人管理,导致月柿的品质下降。如今呆在家里的大多都是像我这样50岁左右的人,外出打工没人要,只能待在家侍弄点庄稼。

夏志广的情况,其实是恭城月柿种植户的真实状况,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是恭城月柿产业的一个缩影。近几年的情况一再表明,传统的月柿种植已经很难为当地农民带来较为可观的收益了。

实际上,恭城当地一些有头脑的农民,对月柿市场是有一定认识的。莲花镇黄泥岗村的村支书何永明就是其中的明白人之一。几年来,月柿的价格持续下滑。我曾到南宁培训学习,培训地点旁的街道有200多个水果摊,像苹果、柑桔都卖得很多,几乎每个摊位上都销售。到了晚上,很多装果箱都售空了;而月柿,我只看到一个摊位上有售,而且一晚销量估计也就是二三十斤。在何永明看来,很多人在日常生活中基本没有吃柿子的习惯,特别是目前传统的月柿。而且月柿的价格20多年来始终都是每斤一块钱左右,如今更是几毛钱一斤都没有人来收购了。

改良品种、种植甜柿大势所趋,但推广方面需要做许多工作

莲花镇的黄泥岗村地处海拔500多米的山区,属于典型的山区村。这里昼夜温差大,种植月柿5000多亩,历年来都是恭城月柿售价*的。

然而,随着月柿价格的持续下降,靠增加产量也不能维持正常的收入后,从2010年开始,何永明带领村民先后从云南和安徽引进甜柿品种,砍伐掉以前的老品种月柿树,嫁接了新的甜柿。

经过这几年的发展,如今黄泥岗的甜柿发展到1000多亩,甜柿的价格从每斤几块钱到十几块不等,供不应求。今年黄泥岗村甜柿的产量约为5万斤左右,明年产量将会继续增加。

12月15日,在黄泥岗的山上,记者看到经过嫁接的甜柿,漫山遍野地分布于村子的后山上。何永明坦言,这几年寻找新品种,砍掉老柿子树,嫁接新品种,前期投入很大,做得很艰难,但他觉得种植甜柿是今后的发展方向。

甜柿子从树上摘下来就可以直接吃,像苹果一样,脆甜可口。杨长林生前与何永明是忘年交,他也是这么认为的。在给记者的信中,杨长林就认为甜柿市场需求量大,竞争力强,属于高效益水果品种,发展前景可观。他还引用相关专家的话证明恭城、平乐等地的地理条件完全可以种植甜柿。从各方面看,两县发展甜柿是大势所趋。

其实不光是何永明在尝试改变。在平乐县桥亭乡,当地的柿子种植大户邱庆文在2010年前后就注意到传统的月柿卖不上价钱,他无意间从朋友那听说平乐县沙子镇有人种了十几亩甜柿,而且价格可以卖到十几块钱一斤,邱庆文就开始到处走访参观学习,摸索甜柿的种植技术。

从开始学习研究到下定决心种甜柿,我花了整整3年的时间。这3年里邱庆文像着了魔似的研究甜柿种植。

2013年,邱庆文*性将自家原有的80亩正丰产的月柿全部砍掉,通过嫁接改种甜柿。而当时的月柿价格约在1.1元一斤,不出意外年收入十几万元不在话下。当时所有人都说我是个疯子,放着稳稳的十几万不要,去冒这么大的险。

苍天不负苦心人。一年后,邱庆文嫁接的一些甜柿初步挂果,看到希望的他马不停蹄,在2014年冬天又包下了60多亩地种植甜柿,2015年总产量已达到3万斤。今年,邱庆文的柿园总产量已经达到20万斤,而且供不应求。

然而,如今甜柿的种植整体上仍然只限于个别种植户个别村落,尽管目前市场行情很好,但从群众接受层面、种植技术推广来说,仍有许多工作要做。

定州工业设计

五指山工业设计

景德镇产品设计

拉萨工业设计

相关阅读